今天學校停課一天,進行校外教學。所有人上了巴士,約四十分鐘後來到了Bodensee-Wasserversorgung (巴登湖自來水處理廠)。這是德國境內最大的自來水處理廠,供應整個巴登-符騰堡邦的用水。整個廠占地面積很大,從巴登湖中層抽取水源處理。參觀廠房時禁止拍照,似乎是為了避免技術外流?所以我們沒有任何照片。

話說德國的水質很硬,雖然可以生飲,但我覺得味道不好,每次煮水容器底部都有白色的鈣沈澱。所以我們每次都買礦泉水來泡茶,一公升約0.5歐元。不過處理廠內的水味道就好很多了。

結束參觀後,我們從山頂的處理廠往下往湖的方向走,到了午餐時間就在中途的一間民宿餐廳用餐。在林木間的小徑中走了約兩小時,來到了湖邊。湖邊有個叫Sipplinger的迷你小車站(只有賣票機、遮陽處和平交道),車站旁邊就是湖,岸邊有很多垂柳,天氣很好,下垂的柳條掃過水面,湖水靜靜的蕩漾著,好一幅悠閒的畫面。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就在這個時候,和我同班的俄國人Max邀請我們在校外教學結束後和他一起去附近一個叫Singen的小鎮玩。Singen是這附近比較熱鬧的城市,有些東西Raldofzell買不到,就必須去Singen買。他說Singen離這裡很近,我們可以騎腳踏車[1];又說沿路和Singen的風景很好,而且那裡有座山丘,山丘上有城堡,視野非常好,可以看見整個巴登湖。另外我們還可以在Singen逛一些這裡沒有的店。總之聽起來很棒的樣子,加上我是城堡迷,於是我們就答應了。

我們大約三點回到鎮上,約好四點集合,便先各自回家稍做休息。

四點到了,Max和他的朋友Sage開心的出現,他先解說了一下我們的行程:從這裡到Singen大約七公里[2],我們先騎五公里,到一個賣場休息,接著再騎兩公里抵達Singen

騎著腳踏車上路了,沿途的風景真的很不錯,藍天、微風和金黃色的麥田,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真的小麥田呢。MaxSage一路上都很high,車騎得很快,還不時放開雙手扭動,或像鳥揮翅膀一樣揮動自己的手。騎了約半小時,經過喘的要死的上坡(不過那兩個人似乎完全沒影響),抵達了MediaMarkt賣場。這是個專賣電子產品的地方,旁邊還有超市;不過每樣電子產品都很貴。

經過了沒休息到的休息(停留的時間都在逛賣場),我們又繼續上路,這時Max很高興的跟我說只剩兩公里就到了[3]。結果又過了半個小時才終於抵達Singen。這時MaxSage騎到了亞洲商店外面停下來,然後很高興地跑進去了。當然我們也跟了進去,這兩個人的亢奮在此達到一個高峰,在店裡面轉來轉去,問我們要買那個東西比較好。結果他們買了兩罐謎樣的飲料,是泰國進口的,所以我們完全不知到那是啥。

出了亞洲商店以後,我們到了一家漫畫店,裡面有各種德文版的日本漫畫,像是海賊王、網球王子、死神之類的,最令我訝異的是,竟然還有櫻蘭高校男公關部。沒想到Max竟然也看了不少日本漫畫,還看過一騎當千。此外店裡面還有其它的紙盤遊戲,像是跟魔戒相關的。

出了漫畫店我們在一家Coffee吃了點雜糧麵包,稍做休息(這次是真的有休息)。最後Max終於說要帶我們去城堡了,這時大概已經七點半了。於是我們騎上了腳踏車,到了一座腳下。這座山基本上形狀像個布丁,光是看到山頂我就已經有點腳軟了。Max叫我們把腳踏車藏在樹叢裡,然後徒步上山。

路上Max表示他們曾經騎腳踏車上去過,不過今天他並不想這麼做(幸好)。大概走了半個小時,來到山腰上的一間餐廳。Max說我們已經走了一半。[4]我們在餐廳裡吃冰,這裡的視野真的很好,可以看到山下排列的房子、農田。

吃完之後再度出發,由於時間有點晚了,我們決定要抄小路。前幾次還滿成功的,直到最後一次我們從某個樹根盤結的入口進去,一路上覺得愈走愈荒涼,還遇到崩塌的小山崖,感覺像是在山裡面迷路一樣;這簡直就是惡魔小徑,專門引誘那些企圖偷懶的旅人。最後終於走到路的盡頭,幸好已經是城堡的基座處了。

前往城堡要先通過兩小段隧道,是很明顯的防禦型城堡的特徵。城堡是石頭建造的,現在呈半傾毀狀態,但是還是很美麗。我們先在城堡外面的廣場上照相,從這裡可以看到巴登湖和模模糊糊的Radolfzell,又值傍晚時分,夕陽的餘暉灑在岩石和城牆上,非常美麗。可惜上方的堡壘正在整修,外面都圍起來了。拍完照後MaxSage說想四處看看,不過他們的「四處」指的是欄杆外面的山崖部分,所以我們決定不要跟他們一起去比較好,便在城堡四周(當然是安全的地方)閒晃。我們發現了一個小小的內院,裡面有好幾個窗戶和壁龕,便在那裡拍了很多搞笑的照片。正當我們拍的高興時,突然聽到很大聲的口哨聲,出去一看,發現MaxSage穿越欄杆的行為被管理員發現了,正被嚴厲的斥喝著。我們假裝不認識他們,繼續拍我們的照片。

MaxSage回來了,雖然挨罵,但還是很高興,表示他們拍到很棒的照片。這兩人的亢奮在此時達到最高峰,之後一路亢奮回家。回程的路上輕鬆許多,風景很棒。Max拿出那兩罐他在亞洲商店買的謎之飲料,說一罐給我們,一罐他和Sage喝。飲料的味道……很難形容,甜甜的,有藥草的氣味。Sage喝了一口後馬上吐出來,Max則說那是「swamp water」。因為很難喝(其實我覺得還好),Max想把它到掉,Sage說不行,因為「we must protect the forest from poisoning」。最後他們把它倒在水泥路上,說有人為以為那是狗尿。

終於回到了山腳藏腳踏車的地方,我們和Max去把腳踏車從樹叢裡拖出來,回來時發現Sage不知何時已經把腳踏車弄到山坡上,然後一路叫囂著用極快的速度滑下來……到底後又騎上去衝一次。這兩個人到底哪來那麼多精力?早上的健行加上下午的騎車和爬山,我們的腳已經勞累了一整天,我都快累死了,他們還這麼high

回程時是下坡,所以還滿順利的。回到家後我已經累的快癱了,梳洗完後倒頭就睡,連作業也沒寫。今天真是好長的一天啊!而且在我回家的時候,MaxSage還去喝酒吃披薩,天曉得他們要玩到幾點……

Singen回去前我們看了一下路標……結果從RadolfzellSingen明明是12公里,才不是7公里。我想Max7公里,大概是直線距離吧……



[1] 這時候imp表示他有不好的預感,而且因為德文不好,所以我一直以為是要搭火車去。

[2] 這裡很經典,請見下文。

[3] 結果證明是大錯特錯。

[4] 此時我對Max的話已經沒有太多的信任感,不過這次他倒是沒有出錯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enardfox 的頭像
renardfox

酸狐狸之穴

renardfo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